當前位置:首頁 >> 廉政故事
              慷慨就義為家國
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-7-3  瀏量數:207 作者:紀檢室轉自(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)
                    在疾風暴雨的革命戰爭年代,共產黨人隨時面臨生死考驗,在拋灑熱血、視死如歸的關頭,不少烈士吟出了驚天動地的就義詩篇,蘊含著偉大的信仰力量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1934年冬,抗日名將吉鴻昌被國民黨北平軍分會判處槍決。在刑場上,吉鴻昌鎮定從容,以樹枝作筆,以大地為紙,寫下正氣浩然的就義詩:“恨不抗日死,留作今日羞。國破尚如此,我何惜此頭!”他念念不忘的依然是抗日大業,是救亡圖存,詩中既有早已置自身性命于度外的豪情,又有國難當頭、敵寇未滅卻“出師未捷身先死”的悲憤與遺憾。寫完詩后,吉鴻昌不愿跪著挨槍,也不愿背著挨槍,坐在椅子上正面迎著子彈坦然犧牲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朱也赤是粵西早期農民運動領導者之一。他本來叫朱朝柱,1925年入黨后改名為朱也赤。1927年,為配合廣州起義,他參與組織了懷鄉起義,起義取得勝利,正打算進攻信宜縣城時,廣州起義失敗的消息傳來,反動派氣焰大漲,對起義軍展開了進攻。朱也赤帶領起義軍戰斗五天五夜,遭到失敗。后來,他被叛徒告密而被捕入獄,任憑反動派如何威逼利誘,嚴刑拷打,朱也赤始終堅貞不屈。面對死亡,朱也赤吟誦道:“為主義犧牲,為工農死節。不負天地生,無污父母血!何嗚咽?何嗚咽?壯哉十六再回頭,破碎山河待建設。”山河懷悲,云天含淚,誰能不為這赤膽忠魂感染。作為共產黨人,為誰生,為誰死,愛著誰,恨著誰,心中無比堅定,句句分明,字字至誠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“滿天風雪滿天愁,革命何須怕斷頭?留得子胥豪氣在,三年歸報楚王仇!”這首詩是烈士楊超在就義時高聲朗誦的,其詩壯烈激昂,充滿了不屈不撓、斗爭到底的革命決心。滿天的雪花可以見證,烈士的鮮血也可以見證,革命者既是不怕死的,也是殺不盡的。楊超21歲在北京大學入黨,1927年12月在南昌被反動派殺害,年僅23歲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比楊超早一個月在南昌犧牲的烈士帥開甲亦有一首就義詩,讀來令人熱血沸騰:“民多菜色仕多訌,敢把頭顱試劍鋒。記取豫章城下血,他年化作杜鵑紅。”在百姓多災多難之際,作為有志青年豈能袖手旁觀?革命總是伴隨著流血犧牲的,但革命者的血不能白流,也不會白流,烈士倒下的土地,他日定會開出絢麗的花朵!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在生命的最后時刻,烈士們用精魂凝成的就義詩,不僅閃耀著堅定的信念,還往往流露出平生的夙愿。大別山的兒子王幼安,1927年底在組織黃麻起義時被捕,次年犧牲,他寫下就義詩,“馬列思潮沁腦骸,軍閥兇殘攫我來。世界工農全秉政,甘心直上斷頭臺。”他回顧偉大的馬克思主義對自己的哺育,將天下勞苦工農翻身當作己任,只要馬克思主義政黨能夠救民于水火,個人的生死又有何妨?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烈士們慷慨寫下的就義詩是不朽的,他們當年的求獨立要自強的愿望,今天已經在這片土地上實現了。(李昊軒)

              上一篇:愛民忠直孫繼魯
              下一篇:彭鵬拒辦壽宴

              [關閉窗口]      [返回首頁]

              版權所有:江蘇揚農化工集團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4-2015 地址:江蘇省揚州市文峰路39號
              電話:0514-85123456 傳:0514-85881788 技術支持:揚州大自然網絡 蘇ICP備05050162號-2
              无敌手机网在线观看